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法官论坛 >

我是谁

发表日期:2015-11-26  稿源:福贡法院网  作者:彭佩珍  浏览:

 

  上学时老师总爱提及一个有名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个很富有哲理和宗教轮回色彩的问题,总被同学们赋以戏谑性调侃。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我自觉没有广博的学识来解答如此深奥的问题。我以为我所从事的职业,毋宁去思考这类大而泛化的问题,不如多花些时间研究手里的案件来得实惠得多。一名祖国西南边陲贫困山区基层法院的普通法官,便准确回答了我是谁的问题。工作时间久了,我们会忘了自己最初的愿望和心意,因此,不妨时不时地提醒自己别忘了“我是谁”。

  记得第一次上宪法学课时候老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德国,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爱戴,号称“军人国王”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在他的宫殿眺望远处时,他的视线却被紧挨着宫殿的一座矮小的磨坊挡住了,扫兴之余他派人前去与磨坊的主人协商,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希望能够买下这座磨房解决视线问题。可磨坊主人就认死理——这座磨坊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不能败在我的手里!威廉一世震怒,派警卫员把磨坊给拆了。磨房主人没有反抗,而是一纸诉状把国家元首告上了法庭,地方法院受理后,判决结果居然是威廉一世败诉,判决威廉一世必须“恢复原状”。而在威廉一世和磨坊主死后,磨坊主的后代想卖掉磨房,就给潜在需求的威廉二世写了封信。威廉二世回信道:“我亲爱的邻居,来信已阅。得知你现在手头紧张,作为邻居我深表同情。你说你要把磨坊卖掉,我以为万万不可。毕竟这间磨坊已经成为我德国司法独立之象征,理当世世代代保留在你家的名下,至于你的经济困难,我派人送去三千马克,请务必收下。如果你不好意思收的话,就算是我借给你的,解决你一时之急。你的邻居威廉二世”。历经了多少个王朝,到现在,那个磨坊——德国司法独立的象征,代表了一个民族对法律的信念,像纪念碑一样屹立在德国的土地上。后来演变成了一句法谚:“哪怕一个农民的破败茅屋,也是他的城堡,风能进,雨能进,国王的军队不能进”。从那一刻开始直到现在,我深以为然,这是每一个法院人的信仰,也是我的信仰!

  工作中,我被从故事和信仰中拉回现实。每当我接触一个案件,在细碎琐屑、平淡无奈中审查案件事实时,信仰却显得冰硬。我总希望判“威廉一世”败诉,把“磨房”恢复原状,并且我也一直坚持这样做,可仅这一信仰显然不能满足实际工作的需求。法院就是要让来“打官司”的任何一方的权利和义务都能得到公正对待。为此,每一个法院人须内心充满正义地在现实中来回求索,总结经验,考察社情民意。我很赞同有位同事说的,法官办案很多时候是,尽人事然后听天命,最后在孤独中坚持。

  法院人的人生面临的挑战还有角色调整。法院人首先是社会人,其次才是法院人,因此每天都得面临从社会人到法院人,又从法院人到社会人的不断角色转换。法律和人情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对矛盾,法律是我们的信仰,而人情却始终如影随形,我们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法不容情。我们的心灵一次次受到撞击,然后我们开始寻求平衡的方法。因此,我们说裁判案件,归根到底是平衡的艺术。一个成熟的法院人能很好的把握平衡点,作出令人信服的判断,但我们仍然担心,这样的平衡是否背离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于是我们在实践中一点点解答我们的困惑,终于我们也成了一名“老法院人”,慢慢地法院人好辩,因为他们得说服自己,说服别人。

  法院的价值在于追求公平正义,确保每个当事人充分享受到自己的权利,同时履行应尽的义务。通俗地说,就是保护公民的最大公约数,这个公约数就是一个熊熊燃烧火炉,无论是谁,胆敢接近它、触及它或者践踏它都会感受到烫、烤或者烧等不同程度报应,这就是火炉法则。而法院人则是支撑这个火炉有效燃烧的维护人,确保触犯法律的人都得到相应的惩罚。面对悔不当初的当事人,我们很痛心,更不能忽视受害人不可逆的创伤。

  法院的事业在于惩恶扬善,更在于抚慰因违法犯罪行为造成的创伤。然而法律是事后的,有不可磨灭的滞后性。于是我们提出司法的最终目的是,预防违法犯罪。如果可以,我们希望很多悲剧因得到提前预防而避免了发生,但这是个伟大而艰巨的工程——依法治国,需要全中国公民的参与,需要法律的健全和普及、公民法律意识的提高、法治氛围的形成等一整套系统法治国家的各个要素齐备。这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几代法院人以及全体法律人的推动。我们很欣慰地看到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以“依法治国”为主题,这在中国共产党93年的历史上是首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份规划——执政党依法治国路线图的纲领性文件的提出,开启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伟大征程。作为法院人对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和公平正义的追求,我们一直在路上。